一百个美食网

在伊朗吃饭,各家有一个同样的习惯

一百个美食

在伊朗的种族很多,像是波斯人、土库曼人、阿塞拜疆人、阿拉伯人、库德人…等等。而在Gonbad招待我们的沙发主人Masoud,正是个土库曼青年。

在伊朗吃饭,各家有一个同样的习惯

土库曼人和占伊朗人口六至七成的波斯人有不同的宗教信仰,土库曼人普遍信仰逊尼派,而波斯人则信仰什叶派,各个种族之间有不同的文化和习俗,甚至彼此的联姻都不算常见,不过,有个习惯在伊朗倒是不分种族的一致。

那就是,很晚才吃的晚餐。

晚餐时间一般都在九点过后,十点、十一点才开始都算正常,不过在我们应Masoud的朋友之邀,到他的公寓时已快晚上十一点,等Masoud的姊姊和主人在厨房忙了好一阵把晚餐都煮好时,已过了十二点,我和史的睡意开始越来越强烈,两个人呈现半弥留状态像丧尸一样瘫在沙发,同时Masoud则和他另一名友人很清爽的谈笑风生。

饿到血糖过低而感到晕眩且全身无力的史,开始连走路的姿势都像丧尸的慢慢移动到餐桌,硬塞了好些水果以维持体力,然后又慢慢地飘回沙发瘫软。

好不容易等我们全员都吃完晚餐,已经是凌晨一点十分了。此刻,还没有一丝丝要回家的迹象,这情况开始让史出现不耐烦的表情。

在我们以为大合照完就要和主人道别时,Masoud突然想到还没有和我们的国旗合照(他强力要我们带著的),于是都已经走到门口的一群人又全员退回大厅,六个人拿著两面国旗以各种角度、姿势、脸部表情和动作拍下一连串的照片。隐约间,我可以感受到史的职业笑容渐渐崩毁。

终于,在欢乐的和国旗拍完照后,一行人又再度走向门口,此时不知道是谁发现挂在墙上的滑稽丑角眼镜,开始一个一个轮流戴著玩。我转头看看史,那一刻他脸上的表情是我再熟悉不过的,这表情通常会在我拍照拍太多或赖床时出现,我称它为『come on』表情,只是这次『come on』再现的原因不是因为我。

看到他想掩饰自己的不耐烦而勾起的嘴角弧度越来越僵,我故作镇定但实在很想大笑,藏不住的『come on』好纠结好逗趣。

最后,大家真的踏出门口,史已一马当先的下楼,快的就像一阵风。回程的车上我跟他提到他的那号表情,他一脸作贼被抓到的心虚惊讶。

顺便一提,当我们真的在床上躺平,已是两点过后的事了。(文章作者yuily)